爱字幕官网app破解

未分类

祝林仔细打量夫人,发现夫人似乎失去记忆。

因为夫人并不认识自己,也不认识先生,所以哪怕看到先生晕过,夫人眼中都没半点关心。

短短几秒时间,祝林想到很多东西。

先生突然晕倒,不单只是因为疲劳,还有可能因为终于找到夫人,心中喜悦,不再背负巨大思念。

这样一想,如果等到先生醒来,没有见到夫人,到时一定非常失望。

所以祝林必须现在就要留下夫人!南初刚刚走出几步,突然眼前横着一只手臂。

“这位小姐,我们先生突然晕过,主要因为劳累过度,但是与你同样存在关联。”

“请你仔细想想,如果不是你的一个巴掌,我们先生怎么可能突然晕倒?”

“什么!?”

“我说你们真是可恶,你们知不知道他在病房对我——”“对你什么?”

祝林一脸八卦的问。

南初的脸肉眼可见速度红成一片。

短发的世界

“没有什么。”

“既然我们先生没有对你做过什么,但是你却一个巴掌过去,似乎并不合适。”

“所以你想怎样?

赔钱是吗?”

南初气的像只河豚,脸颊两边气鼓鼓的。

“谈钱多么俗气,而且我们并不缺钱,我想应该由你主动照顾我们先生,直到我们先生清醒,康复。”

“我才不要!”

祝林听到南初一口拒绝,并不着急,而是来到奶包面前。

“可怜我们少爷,小小年纪没有妈妈,现在爸爸生病又是没人照顾,将来可能还会成为孤儿!”

“少爷呐,是我对不住您!”

“苹果真的好惨,苹果就是没人要的小孩!”

奶包立刻跟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好啦好啦,通通闭嘴!”

“吵的头痛,我帮你们照顾这个禽兽,直到他能彻底清醒。”

“这样真是再好不过,非常感谢。”

“谢谢漂亮阿姨,漂亮阿姨么么~”仅仅只要一秒,祝林奶包立刻不再卖惨,他们恢复速度真的太快,快到南初有些怀疑刚才都是演戏。

不过南初看到奶包手背,立刻开始心疼起来,根本不管地上那位禽兽先生,直接抱起奶包。

“漂亮阿姨,我们要去哪里,不是答应一起陪在爸爸身边的吗?”

“傻瓜,谁准你能拔掉吊针出来,看看你的手背,都在流血!”

南初心中格外不是滋味,明明只是认识两天而已,但是这个奶包却能让她产生心疼情绪。

话音落下,南初抱起奶包朝着儿童医生那边走去。

“祝林特助,我们这样就把陆储少爷交给一个陌生女人,恐怕有点不是特别安。”

“蠢货,你懂什么,没有比在她的身边,更加安的地方。”

“还有你们都看什么热闹,怎么通通不管先生?”

数位警卫这才发现,先生躺在冰冷地面仍旧无人问津。

一行人立刻匆匆安排病房,安排先生住进医院里面。

医生处理完善奶包伤口,南初带着奶包抵达病房,发现禽兽先生已经睡在隔壁病床。

“这位小姐,之后需要你来照顾他们,我们还有事情,明天早上见吧。”

祝林挥挥手,带着一众警卫离开。

“真是过分,简直就是蛇鼠一窝。”

“奶包,他们这么可恶,只有你最可爱。”

南初忍不住亲亲他的脸颊,真是软软嫩嫩,还带一股奶香。

“不是这样,祝林叔叔平时也没这么滑头,感觉漂亮阿姨一来,他们通通充满活力。”

“漂亮阿姨,其实苹果有件事情欺骗你啦。”

“什么事情,只要你说,我就原谅。”

南初摸摸孩子的头,眼神之中满是母爱,只是连她自己都没发现。

“苹果是我小名,是我妈妈取的。”

“我的名字叫做陆储,我的爸爸叫做陆司寒。”

奶包说完,两只小手不停搅弄,抬眸有些不安看向南初。

“只是一件小事而已,阿姨原谅你啦。”

“不过你爸这人真是不怎么样,不仅功课上面对你如此严厉,就连名字都是野心勃勃。”

“陆储,陆储,储字放在古代意味储君,意味已经确定继承皇权或最高统治者的人。”

南初思考过后说道,谁知奶包开始急眼。

“不是这样,爸爸不是这样的人!”

“因为妈妈叫做南初,我的名字代表爸爸妈妈,我是陆储也是陆初!”

小小一个人儿,其实还是挺会维护他的爸爸,教的还真不错。

如果那位禽兽先生,当时没有强吻,听到这个故事,南初可能还会感动一番。

夜晚渐渐变深,这里一大一小都是需要照顾,南初只能勉为其难就在沙发将就一个晚上。

深夜凌晨两点,因为奶包有些害怕黑暗环境,所以病房的灯没有关灭。

陆司寒躺在病床上面,猛地起身睁开双眼,四处搜寻。

等他看到沙发上面睡的香甜,隐隐约约还在流口水的女人,一颗不安的心终于彻底放松。

陆司寒怎么都没想到他们两人居然会在帝都见面,而且南初似乎根本没有打算与他相认。

不管怎样,既然已经见到,他就绝对不会再次放她离开。

以前是他不够强大,现在已经不一样,现在的他成为a国万人之上议长阁下,他们之间再也没有任何阻碍。

想到这里,陆司寒利落下床,来到南初身边。

她是他的女人,怎么能够睡在沙发这种窄小地方,自然应该睡在病床。

轻轻抱起南初,任由她的脑袋拱着自己胸膛,这个习惯真是半点没有改变,不过体重相比以前轻了很多。

这些年不知道她在外面过着什么生活,看来以后还得好好养养。

“南初,晚安。”

男人虔诚的吻,印在她的额头,再次睡去。

翌日清晨,南初还想再睡会儿,但是感觉身上很重,好像一座山压在胸口,而且这山还会移动,还会拱来拱去。

“黑宝,不要闹我。”

男人埋在胸口,听到这个称呼身体一僵,阴沉着脸起来。

“黑宝,早安。”

南初睁开双眼,终于清醒过来,结果看到一张英俊的脸。

偏偏这脸主人现在心情肯定不好,脸色相当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