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进入

未分类

景墨说这话的时候,唐苏正带着小深,去找那块被他扔掉的优盘。

听了他这话,她的小脸,瞬间白得寻不到半分的血色。

景墨,总有办法,让她难堪到无法呼吸。

唐苏半垂下眼睑,她捡起掉落在绿化带边缘的优盘,就拉着小深的手,往南宫胤的方向走去。

她之前,跟南宫胤没有过任何交集,但却是听说过关于这位天之骄子的传闻的。

传闻,他有特别严重的洁癖,还和陆璟寒有同一种病,对女人过敏。

走到南宫胤面前的时候,她刻意与他保持了一些距离。

虽然她自己问心无愧,但景墨说的话,真的是太难听了,她怕,她会恶心到本就不近女色的南宫胤。

南宫胤也看到了站在他旁边的唐苏,路灯下,她的小脸,笼罩上了一层朦胧得光晕,但依旧惨白得可怕。

她的身上,穿着宽大的毛呢大衣,但那么宽大的衣服穿在她身上,没有为她增添几分丰润,倒是显得她越发的瘦弱。

如同,风中摇曳的一片树叶,力气一大,就能将她碾灭成尘。

南宫胤的眉头蹙出了一层深深的褶皱,他还是第一次,因为一个女人的身材,心口闷得如此难受。

天才网球美少女跃跃欲试图片

看着她那张惨白的脸,他心口那种沉闷的情绪,愈加的浓重,鬼使神差的,他上前,轻轻攥住了她的手,“唐苏,你不脏!我南宫胤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相信你有这个世上,最干净的灵魂!”

唐苏蓦地瞪圆了眼睛,她不敢置信地看着南宫胤,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在听到那些诋毁她的话后,没有对她流露出任何鄙夷的神情,反而说,她有这个世上,最干净的灵魂。

“南宫先生,谢谢你啊!”唐苏的心口,软乎乎颤动,她的声音,也有些克制不住的哽咽,她由衷地对着南宫胤开口,“谢谢你愿意相信我!”

想到南宫胤送她回来的时候,他在车上用笔记本电脑发过文件,她接着对他轻声开口,“南宫先生,我的电脑在楼上,上去取有些麻烦,能不能借用下你的电脑,我放个视频啊?”

“好。”南宫胤转过脸,淡淡地扫了高级特助裴易先生一眼,裴易心领神会,他转身,就快步去一旁的劳斯莱斯里面抱出了一部笔记本电脑。

唐苏意识到她的手竟然还被南宫胤攥着,她下意识就想要挣出自己的手。

南宫胤感受到了唐苏的动作,莫名的,他竟有些舍不得放开这双有些凉,却特别软的小手。

所以,他不由自主地攥紧了她的手,带着几分连他自己都读不懂的怦然心动。

见唐苏还在往外抽手,他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

向来不动如山的他,脸上难得地泛起了浅淡的红,不想唐突了唐苏,他连忙放开了自己的手。

唐苏真的一直是很努力地在与南宫胤保持距离,不巴结他,也不去招他嫌弃。

但她和南宫胤的互动,看在景墨的眼中,却完完地变成了,她暗搓搓地勾南宫胤,各种欲擒故纵,欲拒还迎。

景墨眸中的讽刺,一层层地渲染开来,将他眸中本来的光芒,彻底压在阴翳之下。

“老大,笔记本来了!”裴易屁颠屁颠地将笔记本抱到南宫胤面前,唐苏当然不好意思劳烦他动手,她从裴易手中接过笔记本电脑,“裴特助,谢谢你啊!我自己来就好。”

说着,唐苏就将优盘与电脑连接,点开了被她拷到电脑桌面上的视频。

“唐苏,你这个女人,你又想耍什么花招!”景墨死死地盯着唐苏那张贞静的小脸,咬牙切齿。

“景先生,我没想耍什么花招。我只是想证明小深的清白!”

唐苏转过笔记本电脑,刚好将屏幕摆在了景墨的面前。

“景先生,人犯了错,就该认错,若我的小深清白,你必须向他道歉!”

“唐苏!”景墨刚想上前,拧断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的脖子,他就看到了视频中的方糖。

方糖俯下脸,将唇贴在小深的耳边,她似乎是跟小深说了几句话,只是,这段视频没有收声,他听不到方糖说了什么。

方糖的话,显然是激怒了小深,下一秒,小深如同愤怒的小兽一般,狠狠地咬住了她的手。

视频拉得很近,小深和方糖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他都能看清。

他清晰地看到,方糖忽地挣开了小深的手,她以极其戏剧性的姿态,快速后仰。

在后仰的时候,还找准了一旁的石柱,将后脑勺,狠狠地摔了上去。

小深别说推她,就连他的手,都没有动一下。

景墨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的电脑屏幕,他在地下车库,看到的是方糖的背影,所以,很多细节,他无法看清。

他看到了小深咬方糖,所以,她忽然后仰,倒在了石柱上,他自然以为,是小深推倒了她。

没想到,这又是方糖自导自演的一场戏!

他已经和方糖领证,她是他的妻子,他对他的妻子,理应无条件信任,可她给了他的信任,狠狠的一巴掌!

景墨还没有从剧烈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唐苏那带着几分无奈的讽刺的声音,就淡淡地在空气中响起。

“景墨,你一定很好奇,方糖附在小深耳边,说了什么话。”

说着,唐苏又点开了一段录音。

“小深,墨讨厌你,更讨厌你妈妈唐苏。”

“你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讨厌你妈妈唐苏么?因为唐苏下贱,不要脸,她人尽可夫,水性杨花,墨多看她一眼,都觉得恶心!”

录音中,方糖的声音,缓缓地倾泻而出,景墨惊得仿佛从来不曾认识过这个世界。

他怎么都不敢想,他倾心守护,那个,在他最艰难的时候,与他生死相许的善良的姑娘,会用如此扭曲瘆人的声音,说出如此恶毒的话!

可这的的确确,是方糖的声音,视频中,那个跟个弹簧似地刻意往石柱上撞的,也是她。

景墨还没有从这剧烈的震惊中回神,唐苏那带着浓重冷意的声音,就在他耳边响起,“景墨,你冤枉了小深,向他道歉!”